半城柳色半生笛完整版姜珂

 

半城柳色半生笛(di)完(wan)整版姜珂

后来(lai)身体太虚弱了又晕了过去,那(nei)天(tian)他中毒之后多(duo)亏了那(nei)个女人(ren)出手相(xiang)救。再醒来(lai)的(de)时候(hou)已(yi)经(jing)到傍晚,早已(yi)经(jing)没有了那(nei)个女人(ren)的(de)踪迹。

看到月璃此时(shi)紧抓着不放,萧墨本就宠爱月嫣(yan)儿。就开口了(le)下毒的凶手还没有找(zhao)到王(wang)妃就不要(yao)浪费时(shi)间(jian)了(le)

被他一句话阻止了本想向月(yue)嫣儿发难(nan)。

混(hun)蛋!渣男!

知道(dao)有(you)萧墨护着,心(xin)里(li)骂了(le)几声。不会让月嫣(yan)儿当众出丑,今天(tian)也(ye)只好先(xian)放过她

生怕怀(huai)疑(yi)到自己头(tou)上。现在(zai)月璃的嫌疑(yi)已经洗脱(tuo)了(le)剩下(xia)的人还在(zai)惴惴不安。

紫妃(fei)说,王(wang)爷。除(chu)了吃过两块糕点,还喝(he)了一杯侧妃(fei)赐给(ji)她养胃茶(cha)!紫妃(fei)贴身的(de)小丫鬟从屏风里(li)面跑出来禀报。

这是很(hen)多人都知(zhi)道的事情。紫(zi)妃的胃不好。

听(ting)到(dao)丫鬟的禀报顿时握紧了(le)(le)拳头,月嫣儿正在心(xin)烦意(yi)乱(luan)。指甲都(dou)陷(xian)进了(le)(le)肉(rou)里。

本妃赐给紫妹妹的(de)(de)养(yang)胃茶(cha)(cha)是(shi)谁送过(guo)去的(de)(de)居然敢在茶(cha)(cha)里下(xia)毒(du),扭过(guo)头对着(zhe)身后一(yi)个丫头训斥(chi)道。还不从实(shi)招来!

一脸惊恐的求饶,被盯着的丫鬟(huan)扑(pu)通(tong)一声跪倒在(zai)(zai)地上。奴婢(bi)没有在(zai)(zai)茶里(li)下毒,奴婢(bi)什么都不(bu)知道,请侧(ce)妃(fei)为奴婢(bi)做主啊!

骂的更凶了(le)还(hai)敢狡辩!上次你路上冲(chong)撞了(le)紫妃,月嫣儿看到丫(ya)鬟这么不(bu)识相(xiang)。不(bu)过是(shi)教训了(le)几(ji)句,就怀恨在心,做出这种(zhong)下毒(du)的事情!

丫(ya)鬟(huan)(huan)再愚(yu)笨(ben)也知道了月嫣儿的意图,话到这里。要让她(ta)顶罪,丫(ya)鬟(huan)(huan)顿时(shi)脸色都(dou)变(bian)了侧妃,

居(ju)然做出这种事情,什么你母(mu)亲从乡下把(ba)你送到手里。让我怎(zen)么向你母(mu)亲交代?

不(bu)敢反驳,丫(ya)鬟听了(le)前面那些话只是摇头。却也不(bu)想就这么送死。可是听到月嫣儿提到乡下(xia)的(de)母(mu)亲,一下(xia)子就瘫倒在地(di)上了(le)

母亲难免(mian)会(hui)受到连(lian)累,如果不认罪。丫鬟这下彻底面如死灰了

还是认下了奴(nu)婢(bi)上次被紫(zi)妃训斥了之后心里不服,奴(nu)婢(bi)的(de)错(cuo)。丫鬟咬了咬牙。这才瞒(man)着侧妃,想找这个(ge)机会报复一下…

但凡有些心眼的(de)人(ren)都能看(kan)得出来,周围人(ren)冷(leng)眼看(kan)着这主(zhu)仆二人(ren)。这个丫(ya)鬟只(zhi)是一个替罪羊。

其他人(ren)谁敢说话?只是王爷萧墨不说穿(chuan)。

心想这果然是一个(ge)吃人不(bu)吐(tu)骨(gu)头(tou)的王府!月璃只觉得脊背发冷。

把这个(ge)丫鬟拖(tuo)出去(qu),来人。乱棍打死!萧墨面色阴沉的(de)开口,随后丫鬟就(jiu)被两个(ge)侍卫拖(tuo)了出去(qu),脸上已(yi)经吓(he)得毫(hao)无血(xue)色。

萧墨也没了兴致,发生(sheng)了这样的事情。宴会草草结(jie)束了

月璃第一时间把(ba)脸上(shang)厚厚的(de)(de)脂(zhi)粉(fen)洗掉(diao),回(hui)到自己的(de)(de)院子里。这(zhei)才轻松的(de)(de)躺在床上(shang)。那些花衣服和首(shou)饰,早就被丢到一边(bian)。

嘴里不停地念叨,翠儿在床边(bian)伺候着。还(hai)以为(wei)侧妃是(shi)为(wei)了(le)咱们(men)好(hao),没想到送(song)的东(dong)西都是(shi)陷阱!还(hai)好(hao)小姐(jie)聪明(ming),要不然今天(tian)就完了(le)

嘴角挂着浅浅的笑。月璃躺在床上。

从今往后,现在(zai)月璃已(yi)经不(bu)再是以(yi)前的月璃。谁(shei)敢在(zai)头上动土,就要(yao)先做好被打倒在(zai)地的准备。

今天表现(xian)也不错,至于翠儿这个丫头。关键时候不退缩(suo)害怕,还主动站出来为她辩解(jie)。

月璃是有意表现的(de)锋(feng)芒毕露(lu)一些,今天的(de)宴会上。只有和原主形成明显的(de)反差,才能吸(xi)引萧墨的(de)注(zhu)意力。

想要扒渣男(nan)的底(di)裤并(bing)不容(rong)易(yi),毕竟。如果今天没有引起(qi)萧墨(mo)的注意,下(xia)次(ci)还要继续努(nu)力了

一间(jian)外表朴实内部奢侈的小院里。京城(cheng)中的某一个角落(luo)。

墙(qiang)壁上的(de)灯盏里(li)摆放(fang)的(de)一颗颗拳头大的(de)夜(ye)明珠,房间里(li)没有点灯。折射着柔和的(de)光(guang),明亮(liang)又温(wen)暖。

双腿盘在一起,男子身体(ti)像是雕塑一样坐在床上(shang)。许久(jiu)未动。膝盖上(shang),横放(fang)着一把寒光粼(lin)(lin)粼(lin)(lin)的宝剑。

房间里鬼魅的(de)(de)出现(xian)了一(yi)个身影,门(men)是(shi)开着的(de)(de)一(yi)阵细(xi)微(wei)的(de)(de)响(xiang)动。定(ding)定(ding)的(de)(de)站在床上的(de)(de)男子面前。

床上(shang)的人(ren)睁(zheng)开眼睛,萦绕周身的威压瞬间散去。轻(qing)轻(qing)吐了(le)一口气,说吧!

属(shu)下已经把那就酒(jiu)楼,主人。以及附近(jin)可能出现的地方(fang)都(dou)找过了没有(you)任何发现!

透着震慑人心的寒意。没找到萧战声音(yin)微微上扬(yang)。

单膝跪地,来人一愣(leng)。属下无(wu)能,请主(zhu)人责(ze)罚!

不知(zhi)道在想(xiang)些什(shen)么,萧战眸子深邃的光闪动着。此时不怪你先(xian)下去(qu)吧!

黑影一(yi)瞬间消失不见。像是一(yi)阵风(feng)一(yi)样。

主子,侍卫阿三手里端着汤药(yao)走进来。药(yao)煎好了

那个(ge)女(nv)人呢?找到(dao)没(mei)有?放下吧!萧战(zhan)看了一眼碗里的(de)汤药。